伟德国际正确地址

三诺刘志雄:从100块到双百亿的商业王国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9日

14岁遭遇家庭变故,父亲因车祸失去了劳动力,母亲因劳累过世,迫不得已,他暂且放弃读书,东拼西凑了100块钱,到深圳开始了打工生涯。

30年风雨兼程,从一名模具技工到打造双百亿规模国际化科技产业集团,长江商学院DBA首二班校友刘志雄的创业史就是一部中国创客的成长史。

南山区,位于深圳市西南角,东起车公庙与福田区相邻,西至南头安乐村、赤尾村与宝安区毗连,北背羊台山与宝安区接壤,南与香港元朗相望。

在这180多平方公里陆地面积的土地上,汇集了深圳的大部分高新技术企业,腾讯、华为、大疆等等,因而这里被誉为“中国硅谷”。

每年毕业季,全国各地的IT青年纷纷涌向南山,这里的空气似乎都徜徉着一种自由与创新的气息。

而三诺集团的大楼“三诺智慧大厦”,正好就在腾讯滨海大厦旁边。巧合的是,它的掌舵人刘志雄与腾讯的马化腾都来自于潮汕。

在三诺智慧大厦21层的挑空大堂里,刘志雄董事长接受了中国经营网的采访。

三诺集团董事长

长江商学院DBA首二班

刘志雄


言谈举止之间,他表现出的是低调从容,而之所以能够在一个行业当中深耕20多年,必然又与他的勤奋、务实密不可分。

用他的话来形容,做事不怕辛苦,讲诚信,互相有合作精神,敢冒险,愿意去创新,这些都是潮汕商人拥有的特质。

刘志雄于1996年8月26日创立三诺,彼时改革东风正劲。从1997-2007年,三诺从简陋的模具加工厂,发展为打造出蜚声海内外的中国音频原创品牌,成为全球第一家韩国上市的外国企业,改写了韩国证券史。

而后2008年迄今,三诺进入多元化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领域,逐渐成长为一家以智慧生活为核心的双百亿规模国际化科技产业集团。

不过,成长的背后,必然伴随着血与泪,三诺也曾经几度面临困难的时刻。那一刻,刘志雄深刻地意识到把品牌推出去了,还要靠质量做保证。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往后的日子里,三诺加强了“内功”的修炼,更将“创新基因”深植于企业,即便在激烈的国际化市场竞争中,也走出了一条差异化发展道路。


承包工头

1978年,对于中国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抉择。1979年,位于广东深圳湾的一个小渔村获批立市,第二年又被批准设立深圳经济特区。

彼时,刘志雄还不到10岁,生活在潮汕的一个农村里。由于身边的兄弟姐妹纷纷到深圳打工,而深圳离香港又很近,所以经常会给年幼的刘志雄带回来一些新鲜的物品,这是他对深圳最初的印象。

而刘志雄真正来到深圳是在1989年底。

原本家境非常好的他,在14岁那年遭遇了家庭变故,父亲因为车祸失去了劳动力,母亲因为劳累过世,家里的钱全部都给了父亲治病,一下子连他每个月二十块钱的学费都供给不了。迫不得已,他暂且放弃了读书,东凑西凑拿了一百块钱来到深圳,开始了打工生涯。所谓万事开头难,尤其是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刘志雄刚开始是进入了一家公司做文字工作,一做就是一年。当他赚了学费准备回家继续读书之际,看到了一个让他改变一生的机遇——模具。

“当时我对模具充满了好奇,因为它是包含有物理、工程、数学等组合在一起的技术活。但当我去一家做模具的香港公司应聘时发现该公司不招学徒,我对他们说我不要工资,替你们干活。主管听见很吃惊,觉得我很执着,便勉强答应了。最终很幸运地进入到工厂做学徒、学模具,掌握了一门手艺,有个自己的技术。”刘志雄说道。

然而不幸的是,这家香港公司一年之后就要迁移了。于是,刘志雄又得出去找工作,这时来到了一家民营企业,也是做模具。

“我说我要做技工,那年我才20岁,大家都觉得我年龄太小,不靠谱。我讲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告诉老板我来自一个模具世家,很早就开始学习做模具了。我对老板说,你给我三个月,如果我做得好,你再给我技工的工资。”

实际上,刘志雄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但进了企业之后,他发现之前在香港那家公司学习的模具制作本领帮了他很大的忙。

过一两个月,他就当上了技工。没多久,又当上了组长,接着升为主管、经理,至此真正在深圳顶住了生存压力。

就在那时,刘志雄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不将模具制作承包下来呢,这样不仅能支配自己的时间,还能够多跑一些客户的单子。

于是,他对当时的老板说,你接单,我承包,有问题我负责。然后开始招学徒、招员工,帮各个工厂承包模具。就这样,他成为了一个承包工头,开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据他回忆,当时的经济情况很不好,有一家即将倒闭的香港工厂要卖掉自己的设备,趁着这个机会,他把这家工厂的设备租赁下来,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拥有了自己的车间。

“我又做总经理、又做会计、又做师傅、又做营销,借助我以前做模具的良好口碑,第一年承包下来,我赚了100万元!”

想起自己当时挖到的第一桶金,哪怕时隔多年再次提起,刘志雄依然有一丝兴奋,“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在树立你的名声和品牌。你做得好,人家才敢相信你,才敢将东西交给你做。”


一诺千金

1995年8月,刘志雄有了自己真正的工厂,取名“迅鸿达”,为多家全球知名音响品牌做模具加工,而且他自认为他做的很多音箱模具都非常好看。

与此相对,彼时洋品牌垄断了中国音响市场。他在深圳赛格、华强北,或者北京中关村看到的国产电脑音响,非黑即白,粗糙简陋。他认为应该要做一些让人惊奇和喜悦的产品推向市场。

1992年,恰逢邓公南巡。让刘志雄非常惊讶的是,当时深圳市宝安区的领导对科技企业很重视,能够提供资金支持企业搞科研,虽然这个科研经费是要还的,但当时一、两百万的这种资金支持,对刚创业、发展初期的企业而言,是有非常大的帮助。

刘志雄多次提到,要感恩这个城市,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政府不但不找你麻烦,还给你一些科研经费,帮助你企业发展壮大。而且这个经费没什么利息,过一、两年后再归还。所以我当时最大的感受是深圳是一个包容、创新的城市,政府也很支持创新力量的崛起,对此,我内心满是浓浓的感恩之情,也感谢这个伟大的祖国和时代。”

到了1996年,“迅鸿达”正式更名为“三诺”,并从模具配套加工转做音响产品,正式推出自主品牌及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多款多媒体音响。三诺多媒体音响一上市,就风靡了当时的市场。

“当时‘三诺潮’很风行,因为我们的产品不只是一个音箱,而且是一个艺术品。”刘志雄说道。

随后,三诺又推出了符合中国国情的“合成影院”,发起震撼全中国音响界的“中国声”。

这场革命,让三诺风靡全国,勇夺销售量、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3个第一,并获得中国电子音响协会颁发的家庭影院最高荣誉标志“A”称号。

不过,企业的发展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1998年,刘志雄跌了一跤,也遇到了其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大挫折。

“当时发展得实在是太快,很多商家开始争夺我的代理权,公司一下子就赚大了。市场供不应求,工厂日夜赶班,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新出的产品上市不到半年,开始频频退货。”

刘志雄说,一次特别严重的质量事故,我们自己都认为没救了。但是货出去了,钱也收到了,公司很多员工都劝我说,刘总,把公司关了吧,一下子赔出去个几千万上亿的不值得。

“在这个问题上,我从没有犹豫过,我拒绝跑路。我对我当时的员工说,既然我的公司叫三诺,我就一定要信守承诺。直面这个质量事故,是我们的问题我就应该承担,企业诚信大过一切。钱,我可以不要。”刘志雄说,他坚持承担了所有责任。

当时,三诺的很多员工都离开了,销售部一个人都没有了,就剩下他一个人,事业突然间跌入了谷底。

“光是这个事故,我缓了两三年。在这个难关,我学会了如何治理企业内部的结构,怎么将产品质量体系搭建好,如何提高企业的‘硬功夫’。”

刘志雄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唯有信念是无坚不摧的,面对困难和人生,永远不要选择回避。


逆势成长

走出谷底,创业进入了第十年,刘志雄开始思考科技产业与资本的结合,而思考的结果是2007年8月17日,三诺成功在韩国证券市场上市,成为了韩国历史上第一家在韩国上市的外国企业。

为何会选择到韩国上市,而不是在深圳本土或者临近的香港?刘志雄始终认为,企业上市不只是为了简单融资。

“从2005年开始,韩国已经在数字经济、工业设计方面走到前面了。当时韩国有四大企业,背后有大量的中小企业、创新的技术和设计能力,而我特别重视设计,想去和这种韩国的中小企业在产业生态上合作。

另一方面,当时中韩建交十五周年,两国总理在韩国会面,我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的其中一员也去了韩国。双方在见面会上讨论能否在经济、产业、资本市场上有一些合作,所以我也是怀着一种尝试的心态去走这样一个全新的道路。”刘志雄说。

这时,他又不得不面对另一个危机,全球经济形势的逆转。

2008年9月15日,市值曾经位列美国第4的投行——雷曼兄弟因投资次级抵押住房贷款产品不当蒙受巨大损失,向纽约南区美国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

雷曼兄弟的破产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它被看成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引爆点。这场危机始于美国,却波及全球。

美联储的一项研究表明,2008年金融危机使每个美国人的终生收入平均损失7万美元,大多数受冲击的国家经济增长下降,失业率上升。而在中国,很多企业“体力不支”而面临萎缩甚至淘汰。

刘志雄告诉记者,其实在公司上市前就已经有显象了,当时韩国交易所还说这个时候是很危险的时候,因为他当时不太懂,不知者无谓,还是选择去上市。

幸运的是,公司上市之后股票还逆势上扬,上市完毕顺利打开了国际的视野,获得了资本的助力。

在他看来,2008年是三诺成长最快的一年,源于创建了一种全球独创商业模式——OPM。

所谓OPM,指原创产品策划设计提供商,以市场为导向,为客户提供设计、开发、制造等一站式的差异化产品整体解决方案,创造更高的附加价值。

刘志雄表示:“通过OPM模式,三诺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和相对的议价权、主导权,成为全球优秀品牌原创设计制造的服务平台,该模式入选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企业创新典型案例。”

面对金融危机,一般的品牌企业会缩减研发和中间环节。

这对三诺来说反而个机会,因为拥有设计和研发制造能力,能够为客户提供策划、设计、研发、智造、推广等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所以在当时拿到了客户大量的订单,得以逆势成长。

而经过此事,也让刘志雄更加坚定三诺要以设计创新作为驱动力。

据了解,三诺从做品牌开始就连续举办了工业世界中国大赛,把所有大学最优秀的几个学生找过来,比赛之后最优秀的选手可留在三诺工作。

当时三诺已经开始有自己的设计公司,而且三诺的设计公司和设计中心已经获得红点颁发的奖,这个是全球设计第十三名。

“一般而言,大家理解的设计创新只是产品创新,那是1.0维度,产品设计创新是解决差异化附加值产品体验。而三诺强调的2.0维度是商业模式创新,即推出了OPM独创的模式。

3.0维度指的是组织创新,三诺把组织打开了,拥有了设计能力、工业能力、智能制造能力,同时也拥有了适当的资金和资本能力、以及市场。”刘志雄说道。


扶人扶己

刘志雄曾经提到过自己酷爱打高尔夫。“高尔夫是一种全身心的平衡运动,长杆短杆都是一杆,决胜在于细节。

不利时如何救球,如同面对企业陷入逆境时该如何挽救一样。高尔夫要求你打好每一杆,教会你永远向前看。2004年我下决心做好音响时,也把球打好了。”

此外,他还有一个爱好,便是书法。在刘志雄的办公室里,随处可见笔墨纸砚,而在他的办公桌上,有一个用他的书法作品“天道酬勤”做成的摆设,这几个字似乎也是他的一种信仰。

在刘志雄的带领下,三诺发展日新月异。

从最早的代工转向了自主品牌经营,然后再从自主品牌转向了国际化,第三阶段从科技产业企业转向了与资本结合,实现了上市,最后从上市资本化完成后开始走向一个产业多元化、智慧生活产业集团的布局。

2014年被业界誉为“智能家居”元年。专家认为,当前的智能家居热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连锁效应”。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及新的无线技术的出现,智能家居产业的技术瓶颈已经打破。

一时之间,众多传统家电企业纷纷出手智能家居领域:继2014年12月美的集团与小米公司携手进军智能家居市场后;海尔集团与恒大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创维与阿里巴巴和优酷携手发力等等。

同在2014年,三诺发布了智慧生活创想家蓝图,其包含了智慧出行、智慧家庭以及智慧工作。在三诺看来,未来“智慧生活”的中心在家庭,与家庭生活相关的科技应用,都是三诺的重点。

“我们原来做的产业有两大核心,一个是声音。声音随着人工智能的到来以及技术的发展它变成一个最主要的交互方式,然后它又可以与灯光做结合,与机器人做结合,所以我认为声音能够作为一个入口,作为一种交互方式来对待。第二,三诺还做了一些信息科技,通过物联网,连接更多的这种设备和项目。”刘志雄介绍道。

另一方面,三诺还对上下游产业链展开投资,比如投资智能语音产业:其中包括全球第一第三方物联网云平台艾拉物联;全球首创唯一激光学降噪麦克风的以色列创新企业VOCAL ZOOM;致力于成为互联网电视第一品牌的暴风TV等等。

在智慧语音产品领域,三诺声智联与搜狗、喜马拉雅合资成立了阿拉的人工智能公司。

刘志雄认为,一个好的投资人应该具备洞察未来的能力和眼光,对所选择的投资进行正确的判断以及逻辑思维能力,行业风险意识,风险判断能力、控制能力和承受能力, 自律的能力,独立思考的能力,还要有足够的耐心。

过去风投和金融帮助了很多创新产业的崛起,当时大家投的都是一些成熟的模式,看得见的财务报表。

但是现在整个社会已经从传统产业走向了互联网信息时代,从信息时代现在又走向了智能时代,更多对技术发展趋势的投资。

按照其说法,不是简单地投所谓看得见的数字,而投的是这个公司未来会成长为一个什么企业,它内部的团队、组织力、创新力,这些都是要产业界的人来做一些判断。

我现在所做的投资更多的是对我所在的产业、生态能够形成协力,对我的核心技术有所帮助的企业。

对于三诺而言,其创业史就是一部创客的成长史,而刘志雄深知创业的艰辛,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充分发挥自身的设计平台、市场平台、智造平台、资金平台等综合优势,为中国乃至全球创客打造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站式、全链条的创业创新生态链。

成就自己,帮扶他人。

20年过去了,刘志雄不忘初心。2015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主旋律下,三诺启动“创意+、创客+、创想+”的“3+计划”,发起创立国内首家生态型创新加速器“珊瑚群创新加速器”。

通过设计创新驱动,整合全球创新资源,为中国乃至全球创客打造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站式、全链条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帮助创业者加速走向成功。